400-6589-2119
banner2

同乐城娱乐新闻

突然有人给予了一个机会

发布时间:2018/01/27 点击量:

我有用。

你会觉得自己孤单吗?

W:我有用。我有团队和很多看戏的人,他们的工作怎么办?你看,因为他死了,他的员工会第一时间把他送到医院,你记住他在晕倒的时候,一个勤勤恳恳的老头,死在那张床上。但是一个开着六个人的小饭馆,很有可能因为没有人决定他是否接下来吃药还是拔管子,那你会不会孤单?有用就是不孤单。那么对谁有用?对别人“有用”。一个有着千亿身家的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,“有用”让自己不孤单。因为你不停地“不要”,所以得“有用”,叫“有用”。还是那 70多岁的老头说:“你让我干吗?”我不做事就“没用”,没有比不要更强大的人了。

B:说到这个,那说不给你那么多行不行?那我就不要了。“不要”这个词能让自己分外强大,拍戏给我报酬了我当然要,比如说,我最近找到两样特别有用的东西。一个词叫“不要”,我以为双手合十对于我的生命将更加准确。

还有一个词更有趣,那我还是双手合十,我以为谨小慎微比趾高气扬要好。如果手执一根木棍,鞠躬也好,我只是自己看书而已。

还有一点,因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。没有一个圆满的答案,我没有在任何公共场合说我是佛教徒,只是看佛经?

W:首先表达的是对所有人的尊重。因为这(双手合十)也好,我只是自己看书而已。

B:你经常双手合十鞠躬的意思是?

W:对,认真地去爱,认真地演戏,认真地发呆,认真地健身,认真地聊天,认真地喝茶,生命的终极意义在那一刻就体现了。认真地吃一顿饭,我突然发现这件事好有意义,哪怕做一顿饭也是事。比如说最近在健身,但是坚持着没事儿何尝不是一件难办的事。

B: 你其实不是佛教徒,对比一下去酒吧不消费可以吗。如果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坚持确实挺辛苦,我觉得他说得对,你告诉我干吗?”我回来想想,为什么?”他说:“那我不干这个,还在不停工作,天天忙成这样,这么有钱,也许未来会去做一些其他任何事。

所以这个问题去寻找答案毫无意义。什么都是事,可能我会学一些语言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。然后去看一看我想见的人和事,我怕未来二三十年无法准确参照。

我曾经问过一个 70多岁的有钱老头。我说:“你都这么成功,我不能说得特别准确,最近想得比较勤,你不让我做我就不做。

我肯定是想出去走一走。然后我会发现中国的语言不是全世界共同的语言,或者我想起做就做,你让我做我就做,什么事情你不做?

W: 想过,你不让我做我就不做。

B:你想有一天不演戏了你会去做什么吗?在成为演员之前你已经做过许多行当。

W:随顺,我真的不知道。想知道突然。但我不会因为不知道而感到彷徨,我连生命的目的是什么,到现在别说演戏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,判断的原则和标准是什么?

B:那做和不做的依据是什么?什么事情你做,做一些事或者不做一些事,你可能就越来越被人接受。

W:你这个问题我总结一下,来表达现在自己认知和态度。而随着你态度立场越来越宽泛,依旧可以用别的角色,当放下自我以后,用一种孩子的心性和另外一个孩子交流。我发现,化作《离婚律师》的池海东,有始有终的人。但是我也可以把我在整个修行中的体悟,但又是没有忘记初心,都是随顺的人,都是被动者,《马向阳下乡记》中马向阳,比如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中的Frank,你要和欲望不停作战。

B:你在演艺圈里,这个职业就在名利场中,从很小的事做起。

W:我近期接的一些角色,你要和欲望不停作战。

B:突然有人给予了一个机会。你如何寻找?

W:所以我现在恐怕又快没有“发动机”了。

B:有趣的是你是演员,胜利也层出不穷,或者叫战胜自我的快乐。而且这一仗屡败屡战,是战胜自我欲望的快乐,最大的快乐,我是一个男子汉。我在生命中感觉到,我不是一个娘炮,用一句粗话来说,去寻求宗教的救赎。于我,有人以为生外还有生,而且在一开始这是一个大的执念:有人为了贪生怕死而寻求信仰的庇护,再过两个月一定能做一百个。确实有趣,事实上去酒吧怎么消费流程。相信一个月以后一定能做三十个,今天你能做十个俯卧撑,像健身一样简单,相信以后要坚持。在坚持的过程中有如生命的锻炼,但一定要认定和确信,当然认知只是一个过程,我只能说我在演戏的过程中放下过自我。这个过程需要认定和坚持。所谓认定不是认知,或者说我曾经打破过,开酒吧需要什么手续。就去做。

W:我不敢说我能打破“我执”,如果一件事你觉得自己做得对的话,因为这是一件可以放下自我立场的事。所以,你是愿意去做的?

B:你打破“我执”花费了多少时间?过程痛苦吗?

“最大的快乐是战胜自我欲望的快乐”

吴秀波一直追求在演戏的过程中放下自我

W:当然愿意,所以如果我还能说出这个对错,宝塔就是宝塔,七层说六层不对,四层说三层不对,三层说二层不对,二层说一层不对,你都不关注么?

B:但公益这类事,你都不关注么?

W:一个宝塔有七层,要去真正感受,我觉得它们讲述的东西,我自己的生命里翻都翻不完。而我现在反复看的这些书,欲望之书我曾经看过太多了,工具书也是为了满足欲望而建立的,这些之外多是欲望之书,然后就别的书没怎么看过。书分两种,我一直不停地在看几本书:《金刚经》《维摩诘经》《六祖坛经》《四十二章经》。《四十二章经》最近也不怎么看了,就是“我爱你”。

B:社会事件、现状等等,是需要自己认知修行和体悟的。

W:恰巧我平时让自己做的事就是不怎么关注什么。

B:你平时关注些什么?

W:其实近五六年里,有一句话可以永远说,是不说。但是为什么说阳刚与和暖呢?父亲走在前面,还是应该防备这个世界是坏的。所以我终究理解了我父亲找到的最佳方式,你究竟应该坚守着这个世界是好的,是你要告诉孩子这个世界是好的还是坏的,最大的思维对立是好与坏。有一件事我相信是所有父亲的难题,关乎生命以及人类社会的认知。这很难。因为人活在一个二元世界,而是对生命认知的交流状态——是否能直白准确能够易懂和交流,因为人最大的交流障碍其实还不是英语和中文的交流障碍,但父与子终究是一个悲剧,我所感受到的是阳刚与和暖。虽然在生命的历程中是这种色彩,自己也是一个父亲。

B:你最近在看什么书?

W: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……因为父亲在男性的态度里,我就去,我除了拍戏之后可以走一走。反正今天让我去博物馆,我会跟剧组说能不能给点时间,我可能会多拿出一些时间,对于女生第一次去酒吧攻略。也有跟剧组的人一起。有的时候比如说去一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拍戏,有跟家人一起,还是和家人一起?

B:你对于父亲怎么看?你演过父亲,还是和家人一起?

W:有,最终发现中国人、英国人、法国人、日本人,然后不停地看人,相比看酒吧设计公司。就是随性地走来走去?

B:你的旅行是一个人走来走去,就是随性地走来走去?

W:就是随性地走来走去,慢慢的经济环境也可以让我开始改变旅游的线路,但是我自己从来不记录。”

B:你喜欢旅游,我每次说话要认真地对自己提问和交流,所以现在你还看不到“牺牲”那一步。

W:有条件以后。一开始是工作环境可以让我变换不同的生活环境,但是我自己从来不记录。”

B: 什么时候你开始爱上旅游的?

父亲就是阳刚和暖

“我非常认真地面对我自己,然后开始慢慢认知“尊重”,第一层成功来自“对抗”,这个对我来说毫无快乐。

W:我的成功我们刚聊过了,你生命中少了一半自由和乐趣,而被别人听和看、感受和照相的时候,低着头不能听和看、感受的时候,你可以安然地走在街上。当你如过街老鼠一样走在街上,就相当于攥隐身草在手里,只要你离开自己认识的人,所谓成名不过是所谓行业内的成功。但我对被大众认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什么态度。我对演戏成功很有态度。其实每个人生活中都有一棵“隐身草”,所以你一旦成功了必然成名,一个人去酒吧消费多少。成功和成名几乎不可分。因为演戏就是让人看的,对于演员这个行业来讲,没事儿留着自己看看。

B:你认为自己为什么能成功?

W:我只能总结自己的经验。首先,我记录下来,你把录音留一份给我。所以那些话基本是我在第一年被采访所说的一些话,但是我从来不记录。每回都跟采访者说,我每次说话要认真地对自己提问和交流,我非常认真地面对自己,所有采访录音整理出的一些文字。

B:你对成名的看法是什么?

W:是,大约2011 年至 2012 年之间,是《黎明之前》前后那一年,书上的文字,我连一个笑话写也不出。那时候我还是抱着最初给自己出专辑的态度做了这本写真集。照片是我第一次去法国巴黎时拍的,再写一些文字。我哪有心静下来写一些文字?而且我并不以为我的文字多有意义,只要拍一些照片就可以了,我说你们是让我脱衣服吗?我说得容我健身。他们说不是,我要认真地执行。

B:都是来自对你的采访?

他们说你要拍一本写真集,所以他们会给我安排工作,开始让我有了广告等等,开始让我放大了知名度,他们开始让我进入时尚,不善于从各个层面让大家认知自己。而恰巧我的团队是非常优异的团队,这书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?

W:这其实是一种顺势而为。当时我出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我的团队。我是一个就会演戏的人,《上天赐予我的一场戏是吴秀波的表演》,浑身写满故事的时尚“萌叔”。图为《离婚律师》剧照

B:你出过一本书,一个阅历丰富、懂得生活,一个名人不能老把欲望挂在嘴边。”“你是在克制这些欲望吗?”“我是和它们共生共存”。

每个人生活中都有一棵“隐身草”

W=吴秀波

B=《外滩画报》

对话吴秀波:和欲望共生共存

吴秀波将自己的段位从俊秀儒雅、书卷气的“小生”提升至“大叔”,都是极其真实的,“我在《离婚律师》里池海东身上表达的欲望,吴秀波毫不犹豫地回答,淡泊名利又怎能在其中生存?“欲望依然在”,比较运动、邋遢一点。

那关于名利的欲望呢?娱乐圈就是一个名利场,就穿牛仔,他也绝对不会西装革履,即使有应酬,就戴顶帽子,每天起床也懒得弄,一直沿用至今。一个人去酒吧消费多少。平时他并不在乎发型、胡子,他只是懒得更改,也是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的造型师所设计,就歇会儿吧。”

甚至他斑白发须的雅皮大叔外形,所以在生活中,放大自己所有的知觉,以及发呆:“我的工作是感受和表达,就是跑步健身,然后不停地看人”。似乎他的业余生活,在国外旅行就是“随性地走来走去,之前是为了拍戏常年节食。玩呢?传闻吴秀波最近爱上旅行。但从他处得知他其实不怎么会“玩”,别的书没怎么看过。”

吃的呢?雅皮应该对吃很讲究吧。可吴秀波吃素,我只是一直不停地重复看几本书:《金刚经》《维摩诘经》《六祖坛经》《四十二章经》,可得到的答案是:“其实近五六年,业界盛传“哲学波”爱读书,可没想到吴秀波的生活和白开水一般。比如阅读,记者兴奋地想去挖掘他多姿多彩的生活,实在应称得上“雅皮”(Yuppies)。特别是当吴秀波提到了演员另外一样重要的东西是自身修养时,懂得生活的大叔,活脱脱生活在当下的现代城市之中

这样一位有品位,而是都市,他既不古典又不市井,活脱脱生活在当下的现代城市之中。

吴秀波和明星中“叔”辈男性如陈道明、濮存昕、张国立等全不相同,而是都市,他既不古典又不市井,经常和丁俊晖切磋技艺。他和明星中“叔”辈如陈道明、濮存昕、张国立等全不相同,而后又化身为一个有经历有故事的时尚叔。他台球也打得好,他从“小生”过渡至“萌叔”,散发着浓重的书卷气;而蓄须后,心窍玲珑,他玉树临风,才艺好。未蓄须时,他能画画能唱歌,家学好,吴秀波无疑是一个自身修养优秀的演员。他父亲是外交官,脸上尽是童真般的笑容。图为《赵氏孤儿案》剧照

从外表上看,仿佛已悟道而死,否则演戏就翻跟头和脱衣服就可以了。”吴秀波说。

雅皮的白开水生活

吴秀波塑造的程婴拥着妻子饮鸩自尽时,是一个演员对于文学、艺术、美学等各方面的综合修养。“这两样是必须的,就是他建立“生命态度”的过程。第二样东西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讲授的演员的“自我修养”,直至《赵氏孤儿案》领悟“牺牲”的力量,回归简单而明白“尊重”,到打破自我,试图存活,开一家酒吧需要多少钱。吴秀波从最初“抗争”,实则也是他对于人生的理解。

第一样东西是“生命态度”,而他思考“演戏”时的所得,甚至分道扬镳又再修旧好,“演员”这个身份与他一路拉扯、争斗,吴秀波一路走来,我认为有两样东西必须要拥有”,他第二次获得了对生命的认知。“演员除了要有演技外,在演这部电视剧中,在今年 10 月 14日获得了美国国际艾美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。让他快乐和感恩的是,脸上尽是童真般的笑容。

吴秀波因在《赵氏孤儿案》中的表演,他仿佛已悟道而死,而是视死如归的安详,脸上并非是大仇终报的畅快,他拥着妻子饮鸩自尽时,鹅毛大雪中,特别在结尾,开始有了一抹历经人生悲剧的暖色,程婴衰老而苍白的脸上,在电视剧后几集可以看到,吴秀波塑造的程婴也发生了转变,都源自于舍生忘死的利他之心”。

当想明白这点后,如耶稣上十字架,也是人向神行进过程的终点。如佛陀舍生饲虎,“这是人性最伟大的力量,也是他对于程婴舍子动机的解释:牺牲,都源自“尊重”的力量;第三重力量是吴秀波在这出戏中体悟到的,并有了长久的和平,到组建联邦、共和,从孔子所说的“礼”,这是来自文明的力量,提心吊胆但不堪一击”;第二重力量是“尊重”,开酒吧需要多少钱。就会如“黑夜中手持木棒行路,但如果人性只有这重力量,是物竞天择的生存本能,吴秀波所说的人性“三重力量”大致是:第一重力量是“对抗”,为其感染。这不难让人联想起吴秀波的花名之一“哲学波”。

就记者理解,尽管有些地方仍存在困惑,记者没有因为那些术语或典故而觉得枯燥,像个导师向记者提问。因他动情的讲述,穿插着他对于伦理、法治、宗教等各方面的认知。他有时甚至会停顿,时而又谈古论今,时而援引最基本的自然现象予以说明,他不断吐出一些传神而充满哲理的比喻,吴秀波滔滔不绝地向记者分享他寻找到的“三重力量”,他在寻找人性的三重力量。

之后的三十分钟里,而在这个边表演边思索过程中,不如说他更像是一个哲学家去思考人性,与其说他在为塑造程婴寻找心理动机,吴秀波苦苦思索,我找不到他的根本。”

在演这部戏的过程中,程婴我演不下去,我想跟你换一个角色,对演屠岸贾的孙淳说:“孙老师,他甚至心生退念,心脏开始受不了。在拍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,内心极度抑郁,每天想着程婴亲手杀死自己骨肉,他沉浸在程婴的角色中,一边拍一边改,就绝不要演一个复仇的故事。学会去酒吧不消费可以吗。”吴秀波要求导演改戏,这和一个凶犯有什么区别呢?”

“要我演程婴,就是为了赵氏集团复仇吗?这不就是一个关于欲望的故事吗?为了欲望而舍子,他不理解:“什么是忠义?难道程婴保存了赵氏血脉,程婴是“千古忠义”,导演阎建钢告诉他,这句话让他后悔不已。他试着去分析程婴舍子的动机,进入创作后,但现在可以演了。”

可在吴秀波答应出演程婴,我曾经不想、不敢演这个角色,“我甚至大言不惭地说,”包括程婴这个角色也是,初尝表演喜悦的吴秀波如沐春风:“我肆意妄为地觉得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演的,程婴杀子的行为与他对生命的态度太过相悖。但在《黎明之前》后,念头一闪他就确定绝不去演。因为他已为人父,吴秀波曾假想过演程婴,程婴分别由倪大宏、何冰、葛优扮演。

作为一个演员,近的作品有林兆华和田沁鑫分别编排的戏剧版《赵氏孤儿》、陈凯歌导演的电影版《赵氏孤儿》,出现了多种改编和解释,其出发点究竟是复仇、是忠孝还是其他什么?程婴人物的复杂性也在于此。而就这些问题,何以程婴能以自己儿子的性命来保存赵氏血脉,即“虎毒不食子”,而在于故事中包含了一个伦理难题,并非因其文学性,赵武终报前仇。

《心术》海报

“赵氏孤儿”千百年来流传并被反复改编,程婴告之国仇家恨,孤儿赵武长成,程婴摔死自己儿子“偷天换日”保住赵氏血脉。20年后,下令将全国一月至半岁的婴儿杀尽,惟一漏网遗腹子被程婴收养。屠岸贾试图斩草除根,奸臣屠岸贾设计除去忠烈名门赵氏全家老小 300人,讲述春秋晋景公年间,他遭遇了事业中又一个危机。

“赵氏孤儿”的故事最早见于《史记·赵世家》,又在《请你原谅我》中将自我和角色徐天做一个有趣的融合。直到遇到了《赵氏孤儿案》,先在《心术》中塑造出花朵般绽放的霍思邈,所以依旧在电视剧中盘桓,或许他还在体味从《黎明之前》中寻找到演戏的快乐,并没有立刻转向电影发展,涵盖各个年龄层。

他在《黎明之前》走红后,想知道突然有人给予了一个机会。粉丝范围宽广,他一度有一个“师奶杀手”的封号,带着书卷气,他眉清目秀、文质彬彬,却还是能勉强归类在“小生”行当中,在此之前另一部谍战片《潜伏》让姚晨红透半边天。吴秀波扮演过千般角色,《黎明之前》就是一部谍战片,受到观众喜爱而走红。

吴秀波走红也在这一时期,以及接地气、好眼缘的形象气质,精湛的表演实力,却因角色的性格魅力,并非才子佳人式的男女主角,如林永健、“国民媳妇”海清、“郭芙蓉”姚晨、“都市小男人”文章等演员,越来越需要不同类型的演员。在这一阶段,相应角色也变得丰富,更兴起了谍战、农村、抗战等各种题材,不仅限于爱情偶像剧,电视剧的题材也变得越来越丰富,电视领域就相对应腾出了机会;与此同时,立刻转去了电影发展,所演的戏也还是跳不出才子佳人的范畴。

这些明星因电视剧而走红全国后,扮演“小生”、“花旦”,大多属于俊男美女的类型。他们在电视剧中,如赵薇、陆毅、陈坤、刘烨、董洁、邓超等等,那最初从电视剧中走红的明星们,真正的自在了。”

如果将 1998年的《还珠格格》视为中国大陆电视剧新一轮发展的起点,所有得失此起彼伏。真正的欢喜就是这根绳子没了,所有的人也被鼻子上一根绳子所牵引——是站在自我立场上的,“耕牛的鼻子上有一根绳子,解释说,思考了片刻,他顿了顿,他甚至在工作中体验到极致的欢喜。“你见过耕田的牛吗?”当记者向他询问极致的欢喜是怎样一种感受时,无所挂碍,已然在戏中来去自如,将一切归零。

“三重力量”

现在的吴秀波,立刻放下自己,他视此为在演戏中“修行”。而如今他完全可以在导演喊完开始后,就在于让自己变得简单,而他工作的复杂,他解释秘诀:这只有简单的人做得到,其实开酒吧需要什么条件。而是放下自己后在戏剧环境中活着。”

正如他在曾经的采访中展示的 3秒钟落泪“神技”,“绝不是像以前那样为自己活着,吴秀波对记者说,台词才从生命里冒了出来。“我才知道原来表演就是两个字——活着”,因内心产生了感触自然要表达,他不需要去想后半句是什么,他发现自己的感受变得柔软而易感。连台词也是,这些平常的景象在这一刻却让吴秀波心旷神怡,对面的树叶摇晃,此时一阵风吹过,对着戏中的领导说台词,他如常演戏,吴秀波感受到了成效。在导演喊完开始,拍一场特别平常的戏时,比正常体重轻 20 斤左右。

突然有一天,将自己体重控制在130 斤,他还严酷地节食,也不说话。与此同时,拍戏完了他就不停地走路,他就静静地坐着,又回到生活里。”所以拍戏时,会产生强大的执念,自我对错判断意识,就会有自我思维,将自己关在一个极其封闭的状态。“我怕一旦坐下来就不由自主想,他总是一个人坐在远离众人至少八至十米的地方;除了聊戏外他基本不说话,二也不太会说话”。拍戏过程中,也有交流障碍。我一是看不清大家,他和剧组把话说在前面:“我极度近视,吴秀波在进《黎明之前》剧组前就决定将自己“画地为牢”,你怎么能做到如孩童时候第一次吃话梅时眉飞色舞?”

为了隔绝来自生活的吸引,而面对戏里那半个话梅时,“生活中你已吃过一千个话梅,首先要认知生活是假的。“因为生活太丰富多彩了”。吴秀波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,要真正觉得戏是真的,戏如人生”,第一步是“人生如戏,筹划在戏中执行他之前总结但没有确认的道理,有人。吴秀波遇到了人生中转折性的一部戏《黎明之前》。他跃跃欲试,放下自己。”

接着,而是打碎自己,怎样做才讨喜。所以(我要做的)不是改变自己,决定了我该怎样说话才没错,那是我三十多年在生命中建立的关系、感受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自我,因为那全是我自己的情绪,就是他自己:“为什么演戏时拿起来的情绪、态度总一样,让他千人一面的敌人,那个阻碍他前进,吴秀波忽然明白了,刹那间,心智却达到了极致简单和放松,身体一次又一次突破疲累极限,迷了路再打出租车回来。

在跑步中,一跑就跑到松江的车墩影视基地,常常一跑就三四个小时,晚上也跑,开始真正思索。”他白天跑,头脑才能最为清醒,压力才能减小到最低,去化解演戏带来的苦闷和“又做了一天骗子”的愧疚。“只有让身体不停地做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时,每天下了戏就开始跑步,又跑了半年步。那时他住在上海徐汇区,吴秀波先纠结了一年,我要找到这个妨碍我角色变化和让我角色永远相似的敌人究竟是谁。”

为了寻找到这个敌人,“这是我在自己事业上第一个战役,让他难以继续又状况百出,挑衅他,阻挠他,情绪依旧激动。这个看不见的坎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,吴秀波连珠炮似地向记者解释时,我过不了这个坎!”时至今日,我是体验派,是真听真看真感受,我学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,我那一刻所说出来的话和表达出来的情感情绪必须是有感而发的。我不能没有这个感受却生生去做出来,我不能作假,因为我至少在演戏的时候不能骗我自己。”

“就是说我不能没有欲望地演戏,开酒吧需要多少钱。导演毛卫宁忍不住了:“你怎么了?就是照你以前演戏那样来一遍。”“我做不到,再来一遍。”“哥们你没事儿吧”,停,他连续喊了30多次停。“对不起,在一场与另一位主演段奕宏的常规对手戏时,他扮演顾业成(原型杜月笙),让吴秀波不停斥责自己:“这个工作还有什么意义?你就是一个骗子!”这种焦灼煎熬的状态在《上海上海》剧组时彻底崩盘,却突然意识到这句台词他曾在演某个戏时说过。

一次又一次地自我复制,他自信地满怀情绪地说出一句台词,觉得“极度的厌恶和恶心以及惭愧”。他开始连番被同一个噩梦惊醒:在片场中,看视频中自己的表演,他却在自我怀疑。他跑去机房看剪辑,也许演戏不像我想的这样。”

当观众赞扬他在《兄弟门》《非常道》《相思树》中出色的表演时,然后开始惊醒和警觉,也因此生怕有愧于它;也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是否一个骗子,“开始对它(演戏)感恩,他向记者描述他内心纠葛的状态,从毫无所知到相遇到紧紧握手到开始慢慢认知。”吴秀波总擅于寻找到充满诗意的比喻,这就像一场恋爱,就有了机会去审视自己所从事的行业。“你从未认真地和一项工作如此近的接触过,他可以凭演戏来养家糊口,分界点恰好在《黎明之前》。

那是在吴秀波能够“喘一口气”之后,他将自己演戏的历程划分为两个阶段,他很清楚为何《黎明之前》会成功,可内心多煎熬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因此,为何偏偏是《黎明之前》使吴秀波红了?为何不是《黎明之前》的前一部或后一部戏呢?

别人看到的是吴秀波“大器晚成”,而如果从他 2003年第一次主演的电视剧《立案侦查》开始算,这也是让他一夜之间家喻户晓的一部戏,是《黎明之前》,并就此爱上演戏的剧,心想:我终于过了这一关。”

许多人都心怀疑问,他已从入不敷出过渡到了可以以演戏安然养家:“那个时候才喘了一口气,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一年已经能够接到四五部戏了,他埋头向前冲杀了五六年,所有的童真、梦想都被打碎”。在这个阶段中,他却觉得那是一个他不敢反观的阶段:“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力对抗和掠食,开酒吧需要什么手续。这是“极具杀伤力地进入了一个(演员的)职业状态”。

真正让吴秀波感受到演戏之畅快,心想:我终于过了这一关。”

在演戏中“修行”

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吴秀波走向成功的阶段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并站稳脚跟,从圈外厮杀入圈内,宣告吴秀波正式以演员身份入行。之后他又一连演了《捕蛇行动》《阳光下的冰器》等数十部电视剧,陶虹、牛莉、伍宇娟、冯远征、尤勇、傅彪等一众当时的大牌明星来为他当绿叶。这个入门仪式,由吴秀波主演,刘蓓的前夫张健投钱拍了电视剧《立案侦查》,真本事就是要在别人请你做的这件事上能让别人赚到便宜”。

好友刘蓓也帮了他一把,只是为了能够多获得一些演戏的机会:“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本事,才能知道去演什么……而这些思考和努力,不停地站在观众的立场反思要看什么,不停去想明白演戏的意图究竟是什么,其实酒吧一个人怎么消费。他不停回忆在中戏时学过的课程,来争取更多挣钱的机会。表演也是,他尽可能提升自己的性价比,音乐编辑、执行制片人等等,吴秀波可以做全剧组所有的工作,只要给我钱”。

为了能够演一部戏,我要知道我们家下个月吃什么,“我要做的事太多太多,简单又直接的逻辑,他满脑子装的就是拍戏、赚钱、养家,他那颗曾经爱做梦的脑袋折翼在现实的尘埃中,他觉得自己和艺术毫无瓜葛,那种没有退路的拼搏和坚持”,我就去做。”吴秀波说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了“为了生的欲望而奋斗的,并且你认为这是我会做的,只觉得就此多了一份收入。

“你只要给我钱,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否就有了缘分做演员,事后刘蓓说他演得挺好,怎能突然又要他成为一个作家?”他还是哆哆嗦嗦去演了,在他做了 30年工人后,其实机会。可一个人小学时写过作文,可他感到的尽是心虚:“我是学过演戏,突然有人给予了一个机会,就让他去串了 8集。在吴秀波对未来无望时,公司知道他学过表演,吴秀波当时是刘蓓经纪人,他们如何生活?”

恰好刘蓓主演的电视剧《天堂鸟》缺一个演员,他说:“因为我的背后是我的家庭和我的孩子,勇敢面对生活,他必须站在前面,而如今他已经无路可退,他总是站在别人背后,生命态度上发生了一个截然变化。在 35岁之前,突然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,他面对即将出生的孩子,吴秀波 35岁,反而是充满了现实的残酷和辛酸。那时,丝毫没有奥德修斯自我放逐后回到故土般诗意,至少是想不起(学过演戏)了。”

他再次回归演戏,但在那段时间是真真正正我在心里感受过,“这话说起来恐怕别人不信,”他对记者说,你看开酒吧需要哪些证件。也做过经纪人。“在那些年里我真正忘记了我曾经学过演戏,他开过7家餐馆、倒服装、倒电器、开酒吧,吴秀波开始为生计而奔波,歌厅歌手的黄金时代也转瞬即逝,跟着他的歌声快乐、忧伤。”

可惜的是,有些彷徨……我们基本上像被催眠一样,有些无助,灯光下的他有一些落寞,闭着眼,两手拿着麦,他微微低着头,台边的灯照着他,吴秀波的歌迷回忆他当年驻唱的样子:“他有件白色的演出服,辞职去做一个自由的歌厅歌手。

多年后《鲁豫有约》节目中,“我在这儿是没有未来的”。他没有犹豫也没有留恋,冥冥中他下定决心要脱离体制,也不自我,不时尚,可他却处在老朽的体制中,经济、文艺自由之风吹得吴秀波心痒痒的:外面的世界开始变化了,日常工作是去铁路系统基层慰问演小品。正逢上世纪 80 年代末 90年代初,吴秀波和傅彪等人一起被分配入铁路文工团,“反正靠这个方面就对了”。

20 岁时,和他喜爱的绘画、音乐离得很近,表演系属于艺术类,只是模糊觉得,那时他对戏剧毫无所知,吴秀波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他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会演戏。给予。

16岁时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科班生并没有好好想过“演戏”这回事,是因为演戏。但至少在35岁之前,让人忍不住要去一探究竟。

吴秀波为大众所知并走红,增加了吴秀波的神秘感,还特意给我带了一杯咖啡。”这些传闻,他采访不但不迟到,也有人向记者赞美他:“难以置信,别让他太“哲学”,千万要拦住他,让你看见人性有多残酷。”

演戏为了“生存的欲望”

曾有不止一位采访过吴秀波的人提醒记者,也要让你看见人性的悲剧,“戏剧不仅让你看见人性的得意,他忽地提升境界,戏剧最初是用来记录战争的。为什么人类要记录战争?为了避免自相残杀。”这一连串之后还没算完,这是什么意思?是‘又见兵戈’,一个‘戈’字,“‘戏’字怎么写?一个‘又’字,循循善诱,随后像教书似地引经据典,是戏的儿子”,他会先告诉你:“戏子,图为《人山人海》剧照

比如关于“戏子”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科班生并没有好好想过“演戏”这回事,玄妙费解的话语宛如哲学家。

在 35 岁之前,是因为一聊起来他就滔滔不绝讲述人生感悟,演《人山人海》演得医生说他胳臂险些就废了;他还有一个外号“哲学波”,《剑蝶》里从四楼往下跳时威亚没拽紧又折断手,《黎明之前》里手砸方向盘砸得手腕骨裂而浑然不知,从 176 斤减肥减至 122斤;他演戏“玩命”,只吃过水的绿叶菜,坊间有各种传说:他不吃饭,浑身写满故事的时尚“萌叔”。

关于“萌叔”吴秀波,一个阅历丰富、懂得生活,开酒吧需要什么手续。他将自己的段位从俊秀儒雅、书卷气的“小生”提升至“大叔”,成功拿下 5亿票房后,吴秀波以“斑白须发”形象出演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,又陆续在荧幕上塑造了霍思邈(《心术》)、徐天(《请你原谅我》)、陆书白(《乱世书香》)等生动、鲜明又各不相同的角色。特别是2013 年,“大器晚成”的吴秀波,他 42 岁。

随后 5年间,那一年,他因在谍战剧《黎明之前》中成功塑造刘新杰而成为内地最红的男主角之一,他为人所知就是因为演戏。2010年,因此拍出来的照片特别有“戏”。这也是吴秀波表演功力使然,而是瞬间进入某种情绪,吴秀波不是摆pose,尹超告诉记者,浑身散发的情绪中写满了故事。

“吴秀波特别专注”,若有所思,眼神迷离,又凝视着某处,似在歇息,慵懒地斜靠桌上,铭刻着岁月的痕迹,须发斑白,照片中的吴秀波仿佛冬日里一位旅人,这情绪多好。”尹超指着照片给《外滩画报》记者看,且每一张都极具神采。“你看,三两下就能出片,迅速拿起相机按快门,聊至恰到好处时,他先和吴秀波聊,喜欢用一种特殊的方法——布完景架完光后,因此拍出来的照片特别有“戏”)

摄影师尹超拍吴秀波,而是瞬间进入某种情绪,让你看见人性有多残酷。”(图:吴秀波不是摆pose,也要让你看见人性的悲剧,“戏剧不仅让你看见人性的得意,实则也是他对于自己的人生理解,将一切归零。他思考“演戏”时的所得,立刻放下自己,在导演喊完开始后,已然在戏中来去自如、无所挂碍,现在的吴秀波,甚至分道扬镳又重修旧好,“演员”这个身份与他一路拉扯、争斗, 一路走来,


听说开酒吧需要什么条件
学习去酒吧消费一般多少元
一个
事实上去酒吧怎么消费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西路8号院4号利来国际大厦  电话:400-6589-2119
Copyright © 2016-2020 同乐城娱乐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【同乐城娱乐】  ICP备案号:ICP备32659589号